发表于2012年05月9日,星期三,at 23:50,分类: 网络游戏, 1 人吐糟

导语:

那年疯狂的沉迷游戏,那年疯狂的玩弄文字,那年的我们都是祖国的花朵….

现在的他当了策划,现在的我当了IT小民工,但是我们都还在追寻着自己那年疯狂的梦想。

也许文字不足以共鸣,但我相信对梦想的执着不用言既能心灵相通。

—-致那年我们的小说王子即文章的原创作者赖阳明

 

【原创小说】花开一瞬,竹老千年(一章)

【原创小说】花开一瞬,竹老千年(一章)

 

第一章 江湖梦渐远,青山睡依深。

青山睡嘲痴人笑,碧云泪垂少年少;

江湖多梦渐行老,丹心归处诉谁晓!

——难民儿

 

再次回到凤夕山的时候,还是立春,和当初懵懂来时的情景一样。初春的凤夕山总是淅淅沥沥的……….


雨带着丝丝清新与冰冷,斜斜打在马车上,只是微润,却不显得潮湿。远望而去,只见薄雨轻烟之间,早已经分不清是雨还是雾了……….


“小伙子,前面恐怕是过不去了。”

“老丈,劳烦您了,就停这把,我自己上去。”

“要不赶明儿个放晴再来,我天天都要赶车过这的。”

“呵呵,老丈不用担心,当年这样的山路我也走了不少。”

………


披着老车夫送的斗笠,走在微滑的小山道上,想着越来越近的凤夕谷,心情也如同这丝雨一般朦胧而潮湿了起来,或许这便是人们所说的近乡情更怯吧。

这时候总想忆起几番当初的趣事轶事来,却发现当初的意气方遒早已不在,而如今缁衣独影,便是连回忆也大都淡忘了………..


山村依旧,君贤也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好客。在山中偶遇他的时候,我还并未瞧见他,不过他那爽朗的笑声让我似乎听到了初绽的春雷——朝气、雄浑。

当时他正扛着一头野鹿回去,大春天的也不知道他是打哪猎得的,之后便是邀我去他家一同喝酒,与其说邀不如说是连拖带拽,直到我说我再三说道我又不会跑掉的时候,他才呐呐的放开手臂。

接着他便问起我山谷外的世界和这些年的际遇起来,我笑笑,确是不答。

反打听起村中的变化来,今日的君贤虽然依旧健谈,声音却非记忆中的那般稚嫩了。有种山里人特有的粗狂与豪迈。

 

当我问到他现在月婵是否安好的时候,没想到一直滔滔不绝的他居然期期艾艾起来,我不由得愤怒且又奇怪,待我按捺住心火,将要细细询问时,他见我脸色不对,早已岔开了话题,说起他家中趣事来,并且再三表明他并没有取月婵。

见他不肯说,我也只得放下心中疑惑;问起他到底娶得谁家姑娘。

可这下他却彻底哑口了,支支吾吾半天,没说个明白,我不由得恶作剧般的想到他不会娶了那母夜叉似的小慧把,不过当年小慧的厨艺可以一流的……….


转过山涧,豁然映入眼帘的便是凤夕谷了;在归途中我曾无数次的想到当我看到凤夕谷第一感受。但是如此刻般平静,却是重来没想过的。

本以为已经淡忘或法忆起的种种,在这一霎只见涌上心头,一切都有种恍若梦境如此的熟悉和交错感···

忆起了当年带着君贤月婵漫山遍野捉兔子却把香韵家的南瓜藤弄死了一片,被书远先生罚的去种了三天的南瓜和土豆。

又忆起当初拿着不同大小的石子扔进村口水井里,听哪个声音好听,结果被姜大妈骂的直吐舌头。

同样忆起了当初我毅然诀别时,乔先生的愤怒的咆哮、君贤不住的抽泣···

还有,还有那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去想起的回风亭中的她;然而时过境迁,这一切都还在吗?!

 

山里的村落比不得城里的繁华,却显得悠远宁静,而我的到来似乎打破了这片宁静。才进村便见姜大婶在喂鸡……..

“姜婶,几年不见身体还好吧,乔先生呢?”

“书远!?不是我老眼昏花了吧…”

“姜婶,是我,书远啊!”

“乔先生!恩,对了,乔先生!书远,快跟我来!乔先生正等着你呢!”

“等我?乔先生怎么知道我要回来?”

“甭问那么多了,来,乔先生病了!”

…………

当我们急急忙忙的赶往小楼的时候,我却无心再去想过去的种种,只有一张古板和又严厉的脸在我眼前浮沉隐现,遥远而熟悉。

本来我是不知从何而来,更不知将从何而去,好似飘萍,又若落叶。是他给了我家,给了我归宿,又是他亲手将之毁去……

(第一章完,第二章 发卷十年皂转灰,心倦半廿欣亦辛。)

 



声明: 除非注明,分享圈子文章皆为原创,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转载引用请完整注明以下信息:

博客昵称:甘小波分享圈子

本文标题:[原创小说]花开一瞬,竹老千年(一章)

本文地址:http://www.ganxb2.com/xb/1132.html

小波分享圈子

常年活动于网络,与网络打交道,有点小梦想的幻想主义web页面仔,喜欢摄影,重构,前端,设计,seo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 Steven Paul Jobs

求知若饥,虚心若愚 — 史蒂夫 乔布斯